法院在审理案件过程中,对于收条一般如何认定

深圳追债公司,在某个案件中,赵某诉称,2015年12月11日,其委托孙某购买机动车,当日给孙某10万元的银行活期存折一个、2000元现金,有其出具的收条为证。因孙某未履行委托事宜,请求判决孙某返还10. 2万元。 孙募辩称,当日其帮赵某在工商局办理公司注册登记手续,因需费用,赵某给其一个10万元的活期存折和2000元现金,其出具了收条。12月28日,赵某到其家要钱,当时因其不在家,其妻与赵某等一起到银行支取了 10万元现金,此款由赵某带走,并收回存折。由于赵某没有携带收条,其未将收条收回。另2000元现金在为公司注册时已花。其不欠赵某钱款,不同意赵某的诉讼请求。 在案件审理过程中,赵某承认其将10万元取走,并收回了存折, 但同时提出其取款后又将该款交与孙某之妻,因此才未将收条还给孙某。对办理注册事宜所花费的费用,赵某表示认可。而孙某则坚持赵 某在取款后自己将钱带走,只是出于信任才未将收条要回。另查,12 月29日,赵某在工商局注册成立恒利公司,法定代表人系赵某。公司验资报告书中载明,赵某投入人民币25万元,已于12月28日存 入银行。 法院经审理依法驳回了原告赵某的诉讼请求。
 首先,本案中,原告提供的关键证据是被告为其出具的收条, 而无其他证据证明。此收条只能证明原、被告双方之间曾发生过"给付"与"收取"钱款的事实,但不能证明"给"与"付"的行为必定在当事人之间存在债的关系的事实。因为收条既可以是收取债权人钱款的证据,也可以是接受债权人赠与、委托转交、收到原债务人的还款及收回委托购物款等方面的证据。因而,仅凭原告提供的收条而无其他证据予以佐证不能确定原、被告之间存在债权债务关系。 其次,原告提供的收条也只能证明被告于12月21日收到原告10万元存折及2000元现金,而不能证实被告于12月28日收到原告的现金10万元。原告的诉讼请求虽然没有变化,但支撑其诉讼请求的事实却发生了变化,起诉时原告依据的是给付存折的事实, 而经过庭审质证后则依据给付现金的事实,这两次时间、金额、性质均不同,应有不同的证据。而原告却把一张收条同时当做给付存折和给付现金的证据,显然是发生了混淆。因此,对其主张12月28日给付现金10万元给被告之妻是不能用收条来证实的,此外又没有其他证据佐证,所以不能予以采信。
第三,原告的陈述存在不实之处。其主张委托被告为其购买机动车,而被告则提出委托的事项是办理公司注册,从原告认可支出的注册费用这一事实,可以得出结论,被告的陈述才是真实的。 第四,12月28日,原告存入银行25万元,而这一天也正是其和被告之妻从银行取出10万元的时间。


TAG: